万图岁佛

【剧版镇魂】劫后(从祭灯处续改结局)

清水无差,单向cp洁癖还请右上角,点关注全迷路×


续了个结局,圆得很生硬,本来是为了开车,结果太僵硬了车也没开起来……


有的词查无此词,因为是我自己编的,不要对一个小菜鸡要求太高靴靴_(:зゝ∠)_


不是我说,小澜孩挂得真的太草率了,巍巍就算是先挂了也不可能允许小澜孩遭受这种痛苦挂掉的´_>`


***

五指拖着镇魂灯,赵云澜自暴自弃的向后一仰头,声音混着血撕扯着溢出喉咙:“来吧”

话音未落,镇魂灯倏然亮起,空无一物的灯罩里凭空自燃,炽热的金色光芒霎时席卷了这位殉灯者的全身。

赵云澜被烫的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尽数溅在了镇魂灯上。只觉灵魂犹如被置于无尽业火中,灼烧翻涌。他痛苦的想尖叫,却被火舌燎了嗓,只能发出幽畜般低哑撕裂的呲呲声。血液在血管中奔腾,却也带着滚烫的温度。恍惚间,他时而听到血液沸腾的咕噜声,又能听到如水开了般蒸汽的鸣叫,偶尔还有宛如河川撞击岸边的浪花拍打声。在他觉得意识要就此消散时,又生生被拽回了躯体,束缚着他亲身感受这生不如死的苦难。

艹,这可太他妈的痛了。

赵云澜咬紧牙根,也不知道是咬破了哪里还是他又吐血了而不自知,觉得嘴里的血腥味又重了几分。就在他觉得自己就要被这无边的折磨拖入混沌中吞噬殆尽时,一股清凉的气息如凛冽的山风,穿过重峦叠嶂,扑进他怀里,灼热的高温被生生压制了下来,甚至还有几丝凉意,将他满头满脸的冷汗都拭去几分。

我这是,出现幻觉了?听说过冻死的人死前会感到炎热,看来我也快差不多了,妈的,终于要熬过去了。赵云澜有些松了一口气,便得了空想去找找这凉意的来源。

竟是从他右侧的裤子口袋中传来的。

他伸手去摸,摸到了沈巍留给他的挂坠。举到脸前,擦了擦被汗和血糊住的眼,这才发现这琥珀色的小灯泡中跳跃着和镇魂灯中同样颜色的光。低头顺着光一路看过去,哪儿是他的幻觉,根本就是这个小小的挂坠不知哪儿来的能量生生将镇魂灯置于他身上的灼烧,尽数接了过来。

一豆灯火,在赵云澜指尖摇摇欲坠,拼了命燃烧自己,护着赵云澜不被镇魂灯彻底吞噬,一如他的主人。

“呵……”赵云澜闭了闭快要看成对眼的眼睛,好笑的摇了摇头“你说说你,都死透了还不安分……好了,别闹了,你才多点儿大,能撑多久?”

似是在回应他,琥珀中那一点灯火努力将自己变大了一点点,要不是赵云澜眼力好,估计都发现不了。

“噗嗤……”赵云澜没来由的被这人性化的举动逗笑了,“我可告诉你啊,护着我可没什么好下场。”笑意微淡,戳了戳吊坠外壳又跟哄孩子似的:“乖,放弃吧,你让我多熬这么会儿没意义,反倒得让他多等我会儿了,混沌孤寂,我怎么舍得”

吊坠中的灯火又突然像听不懂了似的,没有任何反应。只一声脆响,啪的一声,坚固的外壳裂了条缝,显然已是强弩之末。

赵云澜本来还想苦口婆心再劝两句,却遥遥瞥到赶来的特调处众人,心知他们不会放任自己殉灯,顿时急切起来:“小巍!听话!你连最后一程都不让我陪你走吗!”

琥珀中的金色火苗似乎凝滞了一瞬,又缓缓摇动起来,仿佛在摇头一般,只啪的一声,固执的又裂了条口子。

赵云澜狠了狠心,一咬牙把吊坠扔了出去,却突然听到已走近的特调处众人焦急的呼喊,“赵处!”“赵云澜!”“老赵!”

没了吊坠保护,预料中镇魂灯灼热的能量却并没有落回在自己身上,心头一紧,赵云澜勉强抬起身子看向吊坠抛落的方向。

那吊坠向着特调处众人飞去,带着满身的灼热,所有人都来不及闪开,吊坠却像长了眼睛似的直直飞向了郭长城。

赵云澜想吼“躲开!”却被血糊了喉咙,堪堪发出两声呜咽,没人听到。

吊坠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彻底分崩离析,镇魂灯金灿灿的能量霎时裹住了郭长城。小孩吓坏了,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听见楚恕之叫他“长城!”,还想扑过来。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吓得他连滚带爬的倒退着大喊“楚,楚哥!你别过来!”

好不容易和楚恕之拉开距离,站稳了身子,在众人惊慌且近乎绝望的眼神中,揪着挎包的背带,也有点难过。他怕死,但更怕和楚哥,赵处,以及特调处的朋友们分离。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抓耳挠腮半天,最终也只是笨口拙舌的来了一句“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大家保重”

楚恕之给他这近乎遗言的话激的双目通红,过负的情绪堵在胸口,却只能佯装凶狠的吼出:“闭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以往一被大声就怂的郭长城这次倒没被吓唬到,站直了身体,规规矩矩的朝众人鞠了一躬,“谢谢各位这段时间的照顾,”随后又转向楚恕之,终于舍得放开快被他揪断的背带,抬手挥了挥,被盈眶的泪水放大的眸光跳跃着,双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前:“楚哥!谢谢你!”

小怂包难得的大声,竟然是为了诀别。

放下手,郭长城抿着嘴看着他,笑得有点傻,嘴唇微张,好像说了什么,但声音终究淹没在了一片火光里。

“郭长城!”


***


楚恕之怒吼一声,刚向前迈了一步,就被人一把按住了肩膀,他头也没回反手一推,正准备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身后的人又伸脚来绊他,使得他一个趔趄摔了个实,他还没来得及骂出声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赵云澜疲惫的声音。

“别瞎jb激动,小郭不会有事的,你别上赶着殉情”赵云澜摇摇晃晃的说完这句话就有点站不住了,被大庆一把架住才没真倒下去。

赵云澜声音不大,语气也虚的很,但他一说没事,楚恕之这才仿佛找回了心神,抬头仔细去看泪汪汪的郭长城。

此时他才注意到,镇魂灯的火光压根没碰到他,那小孩身体周边有一圈白得透亮的能量厚厚的裹着,牢牢的护着他,郭长城连根头发丝都没被燎着。

松了一口气,赶紧略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楚恕之担心那笨蛋乱动做傻事干扰了白能量的防御层,于是大喊:“郭长城!你敢给我乱动一个试试看!”

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回郭长城也顾不得大不大义凛然了,乖乖的站直了身体,僵着脖子,只剩眼睛咕噜噜的转悠,一动也不敢动了。

镇魂灯可不管有没有人心惊肉跳,金色的火焰裹挟着白色的能量俞燃俞烈,那厚厚的功德层不见少了多少,而镇魂灯的燃料却已收足,火光回溯,逐渐收回了灯体内部,一直飘在空中晃悠的镇魂灯也缓缓掉到了地上,不同的是灯罩内已有灯芯在熠熠生辉。

楚恕之没顾得上看镇魂灯,几大步上前一把搂住了浑身僵硬还有些控制不住颤抖的郭长城,手抚上人后脑,一下一下的顺毛,嘴唇贴着人耳廓轻吻,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安抚谁。

好容易冷静了点儿,却感觉怀里人僵硬的不行,也没伸手回抱他,顿时心又提了起来,别是伤到了哪儿,略撤开来,低头仔细看着他眼睛,小声得似怕吓着人:“长城?”

“楚,楚哥,我,我可以动了吗?”

“哎!你小子……”楚恕之一下被这小兔崽子气得笑出声,戳了他额头,又一把揽住腰,把没站稳向后倒去的人锢在怀里,“你刚才谢了我之后说了什么,嗯?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郭长城愣了一秒,脸瞬间涨得通红,语无伦次的争辩:“没说什,什么,我刚才没说话……”

“行啊郭长城,都敢撒谎骗我了,长本事了?”楚恕之咬着牙凶神恶煞的,手上却径直去掐他的腰。

郭长城被掐的一个激灵,痒得乱扭,却又被抱得紧,只能往人怀里躲,结果就是把要害往人手上送。

“呃哈……不是不是,我错了楚哥,我错了,我说我说”

虽说打算坦白从宽,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郭长城根本开不了口,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终于在楚恕之快不耐烦时,眼睛一闭一头扎人怀里,声音压在人肩膀上,黏黏糊糊的从鼻子里哼出来:"我说……楚哥,我喜欢你。"

以楚恕之地星人的听力之前哪能没听清,他就是故意的,想听这小怂包当着他的面再说一遍。如愿以偿的楚恕之微微弓着身抱紧怀里人,咬着他红透的耳垂,回应:"我也是,笨蛋。"


***


赵云澜没工夫搭理这俩不顾众人眼睛当众真情告白的,他也没管躺在乱石子堆里发光的圣器镇魂灯,大不敬的一脚跨过,强硬的从大庆肩膀上抽回手,一步三晃的低头找寻着什么,时不时蹲下刨几下,终于在指尖被磨得冒血时找到了几块琥珀色的碎片,他跪下来,伸手去抓,碎片却在接触到他指尖的瞬间,化成一缕烟,弥散在了天地间。

他愣了一会儿,跪在碎石上的膝盖也觉不出痛来,可能是因为心口处传来的痛感过于深刻,已经让他无法再承受更多了吧。

“沈巍……”他把这个名字混着嘴里的血一齐咽了下去,听起来像一声呜咽。

他以为自己会哭,而眼眶却不给面子的依旧干燥,是了,痛到极点却流不出泪来,大抵就只能流血了。

赵云澜一口血裹着刚咽下去的名字又吐了出来,在身后传来的此起彼伏的“赵云澜!”的惊叫声中,一头栽倒下去,在碎石上磕的头破血流,亦恨不得粉身碎骨,磨碎了这一身,同那些流失在指尖的琥珀一起,消散在这世间,才好。

“沈……巍……”


***

祝红踉跄着扑了过去,顾不得鞋跟卡着碎石崴了脚,一把抱起赵云澜上身摇晃,边哭边喊:“赵云澜!姓赵的!你丫的给老娘醒醒!!”

赵云澜耷拉着头靠在她怀里,没半点儿动静。大庆凑上去,蹲在祝红旁边红着眼看楚恕之去探他鼻息。楚恕之手抖了抖,又不甘心的摸了摸颈动脉,终是垂下手对着众人残忍的摇了摇头。

赵云澜,死了?

那个不可一世的赵云澜,就这么,死了?

众人一时惊愕,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消息,郭长城似有所感应回了头,看到镇魂灯凭空飞起无所依,还没来得及惊讶就感到挎包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想出来,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还是楚恕之先反应过来一把抓起他的包扔了出去。

只见,灯芯归位,镇魂灯重燃,四大圣器这才真正算是全部集齐。互相感应下,地上的镇魂灯,郭长城匆忙中胡乱塞包里的长生晷,山河锥,功德笔,纷纷发出耀眼的光芒,缓缓上升聚集。

至此,长生晷得赵云澜与沈巍共享生命连接,念的是一往情深;山河锥感沈巍凝魂之德,赵云澜坚守之心;功德笔应赵云澜尊德仁人,沈巍守死善道;镇魂灯受赵云澜心头血为引,且感召其殉灯之大无畏,沈巍自毁以成全世人,故四圣合聚,为其二人降下大功德,塑体炼魄,聚魂凝神,不负牺牲。

一阵刺眼的白光以四圣器为中心陡然亮起,地星众人皆莫敢直视。

华光渐褪,四圣落成,中间却突兀的躺有一人,黑袍加身,正是为地星带来光明的黑袍使大人。


***


祝红第一反应是低头去看怀里人,伸手拍了拍他脸,“老赵,老赵你没事了,快醒醒,圣器显了灵,救了你狗命,别睡了。”

赵云澜却依旧没反应,依旧毫无生气的靠在祝红怀里。

祝红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眼泪顿时掉了下了,说话都带着哽咽:“赵云澜,你tm别闹了,你是在跟圣器对着干还是跟我们对着干呢,再不醒过来我生气了。”胡乱掐着赵云澜血糊糊的脸,也没敢去摸脉探息。

楚恕之看不下去了,赶紧推了推祝红肩膀,“你这么叫没用”,在祝红梨花带雨的注视下,朝赵云澜耳边凑了凑,小声到:“黑袍使大人,您来了。”

“嗯……咳……沈巍?沈巍……”赵云澜一个深呼吸,呛咳几声,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睁开就开始喊沈巍。

祝红这厢眼泪都还没擦干,一拳打在赵云澜鼻梁上:“赵云澜!我去你大爷的!”


***


赵云澜还没彻底清醒又挨了一拳,捂着鼻子叫唤:“靠!谁打的我!毁容了你赔得起吗!”

祝红才不管那么多,一把把人薅地上,站起身一边哭一边追着大庆乱锤,笑骂到:“你看看你这都找的什么混蛋主子!”

被殃及池猫的大庆一脸懵逼的往林静身后躲:“这关我什么事啦!”


***

赵云澜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揉着鼻子,擦掉脸上又新混了鼻血的乱七八糟的红色,就看到楚恕之小心的把躺在地上的他家大人扶起来,蹲在一旁忧国忧民的郭长城还笨手笨脚的,一不小心把沈巍的兜帽给掼掉了。

赵云澜感受了下原本濒死残破的身躯现在内里充盈的活力,又看了看围在沈巍四周的四圣器,心里有了计较,瞥到楚恕之竟伸手想去摘沈巍的面具,才像刚睡醒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个箭步冲过去把沈巍往怀里一揽,一把握住楚恕之的手腕,“去去去,干嘛呢,我还活着呢,抱你自己媳妇儿去”,一边说一边还把兜帽给怀里人罩了回去,满满的独占欲尽显。

楚恕之嗤笑一声,拉起被冲过来的赵云澜吓得摔了个屁墩的郭长城,摇摇头走开了。

赵云澜这才得空低头看看他这失而复得的大宝贝,刚才一抱过来他就能感受到这人的呼吸,心跳,还有微凉但好歹有温度的体温。拉了拉兜帽确定除了他以外其他角度都看不到脸了,这才伸手摘了人面具。其他人不是没见过沈巍,但他诡异的面具情结还是不想让旁人看到摘下面具的黑袍形态的沈巍。

除去面具,苍白的脸露了出来,长长的睫毛,隐在黑袍兜帽的阴影里,微微有些颤抖,像一只经过风暴的蝴蝶,在雨过的晴天,孱弱的落在了赵云澜怒放的心花上。

那花上承了些露水,自身的花瓣也没剩几片,却带着浑身的潮意稳稳的接住它,把蝴蝶抱了个满怀。

赵云澜低头在沈巍额头上印下一吻,那滴泪终究是落了下来,打在沈巍脸颊上,倒分不清是谁在哭了。

这回,换我接住你了。




–fin–



***


嗑单向cp的到此就完结啦,谢谢您不嫌弃。


根据我以往的cp走向不定时会有一篇叫【余生】的(车)番外掉落,到时候会只打单向tag还请诸君放心。(其实也不一定有)


本来打算把车开了一起发的,但是没人催我我真的就懒到失去动力对不起啊嘤(இωஇ )


*私设了棒棒糖纸不是一般的棒棒糖纸,它被巍巍灌注了太多感情,又沾染了黑老哥的能量,所以会护着赵云澜。

评论(14)

热度(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