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图岁佛

【澜巍】余生(劫后番外续结局)

澜巍澜巍澜巍,逆cp三连预警


上一篇很僵硬的圆结局的【劫后】的番外,其实只是为了把林静用冰锥捅穿巍巍啊,巍巍之前求医的雨中下跪捅给小澜孩知道而已。

 

 

当时甜甜还没发番外,所以走我流

 

 

这是上,过渡章,休整一下,下一章开车,劫后余生干柴烈火的那种。

 

 

 

 

***

 

 

 

尘埃落定后,一行老弱病残伤的一咕噜滚回海星,直奔医院。其实其他人至多也就是力竭或者一点儿不轻不重的外伤,要紧的还是两位死里逃生,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涅槃重生的英雄人物。

 

尤其是仍旧昏迷不醒的沈巍,说不担心是假的。

 

而另一位,赵云澜除了满头满脸血刺呼啦的看着吓人以外,被强行按着一通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的检查,结果是一切良好,别说跟了他十几年的陈年老胃病,就连他为了戒烟吃太多糖导致的那两颗蛀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别说什么伤不伤了,怕是这二十几年来赵云澜从来没这么健康过。

 

沈巍的报告也差不离多少,至于为什么人醒不了,也有点解释不清。还是听了他们的经历,知晓内情的成医生给分析了一下,说是赵云澜当时才刚咽气就被圣器复活了,所以影响不大,沈巍是自爆而死,自身的生命体都不知道被炸碎成多少片了…..成心妍说到这儿看几位脸色都不太好,尤其是赵云澜脸黑的,和着脸上还没擦干净的血,都能直接出现在泰国恐怖片片场了。

 

摸了摸鼻尖,轻咳一声,成心妍继续道:“不过也没事,圣器不是也给凝合回来了嘛,应该主要是由于,圣器出世时距离沈巍咽气已经有段不短的时间了,他生命的能量体和自身身体融合不像赵处长那样无缝衔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融合适应,既然医院的检查报告没问题,就肯定会醒来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安慰了几句,让大家不要太担心,成心妍就领着其他几个轻伤的包扎的包扎,做检查的做检查去了,留赵云澜一个人在病房里守着昏迷的人。

 

 

 

***

 

 

 

赵云澜坐在床旁的陪护椅上,盯着床上那位的脸出神。

 

除了之前黑袍使大人一杯倒掉马那次,赵云澜还真没什么机会看沈巍这样安静睡着的样子,多半都是他生病、胃疼或者作死碰了圣器,被迫躺平以后,被他家黑老哥盯到他醒来。

 

沈巍长得确实好看,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

 

他想起万年前第一次夸人好看,说是刀削斧凿般的面相,虽说用词有点怪,但那些个文艺矫情的词他一时也想不太起来,总之就是好看,甚至可以说是很漂亮。

 

其实现在的沈教授和那个小鬼王又有点儿不同。那时,他的小巍没脱少年人的稚气,带着面具时的疏远和冷漠也是硬拗的,上一秒还装得二五八万的,下一秒见了他,那声混着少年音的脆生生的“恩人”,真是脆甜的像新摘的枣儿,不自觉的咽口唾沫,鲜活的甜意就顺着喉咙流进胃里,暖得他身心舒畅。

 

披着黑袍手起刀落,杀伐果决,摘了面具又带点小委屈的说自己害怕。怕被嫌弃似的,还得急忙补上一句,只要我落刀够快他们就不会发现啦,说完虎头虎脑的眨巴眨巴大眼睛,抿着嘴笑的像一只乖巧等夸的小兽。一度让赵云澜觉得这哪儿是什么探索发现历史节目组,分明就是动物世界还是萌宠频道那挂的。

 

这厢赵云澜还在那儿满脑子自己一根棒棒糖就拐回来只史前小虎崽,还没美一会儿,就被床上传来的轻微的两声哼哼拉回了现实。

 

“沈巍?”以为人醒了,赵云澜急忙凑上去,结果发现沈巍只是皱着眉几不可闻的哼了两下又没了动静。

 

这是……做噩梦了?不是说黑袍使不会做梦的吗,什么上古破书,都是骗人的。撇撇嘴,赵云澜嘟嘟囔囔的正打算坐回去继续当自己的思想者,就看到沈巍仍旧拧着的眉头。心下不爽,伸手揉了两下,给人额头留下个红红的指印,却收效甚微。叹口气俯身吻了上去,大概是感受到了赵云澜的气息,沈巍这才舒展了点眉头,安稳的继续沉睡。

 

睡着都不让人省心,赵云澜心里默默吐槽,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到了人左胸口。刚才那声哼哼和紧蹙的眉头,让他不由的联想到一些不太好的场景。即使医院报告写的清清楚楚的,沈巍心脏功能一切正常,但到底当时他是亲眼看着,快有小臂长的冰锥生生给捅了一半进去的。

 

他不知道沈巍当时有多疼,只是一想到这儿,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心脏都疼的直抽抽,没忍住又叹了口气,伸手进被子里,抚上人心口,隔着病号服感受着有些缓慢但有力的跳动。

 

哪成想手刚放上去,沈巍才略微舒展的眉头又有向中间聚的趋势,一直盯着他脸的赵云澜一惊,连忙抬起手,心里犯嘀咕,虽然片子上确实看不到伤口,难道还会发痛不成?

 

这念头一起,赵云澜就跟又被拿去点了灯一般,浑身火烧似的难受。赵处长向来是个行动派,把盖在沈巍下巴处的被子拉下来一些,使人露出一截上身来,小心的解了病号服的扣子。赵云澜还做了下心里建设,怕被什么旁的东西勾的心猿意马。

 

然而一揭开,赵云澜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他心心念念的粉色乳尖,就被横亘在沈巍心口处的一道血红痕迹吓得手脚冰凉。

 

刚打算按铃喊医生并内心疯狂吐槽医院的机器都是电饭煲的时候,赵云澜凝神仔细看了下才发现,并不是伤口,而是一个像胎记一样的东西,平整光滑,要不是形状太像被冰锥捅出来的口子,赵云澜都要觉得还挺好看了,像朵绽放的玫瑰纹身似的。

 

伸手去摸这朵玫瑰的边缘,一边仔细观察沈巍的反应。他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大概是赵云澜过于温柔的触摸有点痒,睫毛抖了抖,并没有别的迹象。

 

他便大着胆子往花瓣上摸,果然沈巍立刻就皱起了眉,轻轻的扫过花蕊该在的位置,沈巍又是一声轻哼,赵云澜连忙收回手,还附带着对着那地方吹了吹。

 

看来,会痛。

 

赵云澜盯着那块红痕,心疼的要命。这才一会儿那人白皙的胸膛就染上了凉意,正打算把衣服给人好好穿回去,门就开了。

 

 

 

***

 

 

 

“.…..”

 

一众顶着绷带吊着手的人类和非人类,看着赵云澜趴在病床上,手里还捏着病号服衣扣,沈教授被罩在自家领导怀里,依旧是昏迷状态,对自己被扒得干干净净一无所知。

 

脸上明明白白的都是两个大字。

 

禽兽。

 

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解释。

 

赵云澜难得有点尴尬,小声解释:“我只是想看下他心口的伤……”

 

本来众人都打算出于别扰了领导好事的理由退出去了,林静一听这话,也不管赵云澜的变态占有欲了,上前几步就探头去看沈教授的胸口。

 

赵云澜一时没反应过来,让他看了去,正打算把沈巍重新捂严实顺道教育林静不懂事:“诶,你怎么回事,领导媳妇儿是可以乱看的吗……”,就看见这二逼下属瞬间凝重的脸。

 

事有蹊跷,先饶了他这回,赵云澜一脚把变态独占欲踢一旁,决定先搞清楚沈巍身体的健康问题。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赵云澜直起身,压着嗓子问得认真。

 

“……”林静咬着下嘴唇,眉头越皱越深,看上去焦躁,挣扎,还有一点点愧疚。

 

赵云澜见状一挑眉,没说话,等着人自己招供。

 

哪成想等了半天,林静也没憋出个屁来,赵云澜莫名的烦躁,踹了他一脚,“干嘛呢,你老大我还没死呢,搁这儿哭什么丧。”

 

林静无故挨了一脚,也没心思躲,一咬牙:“哎我实话说了吧,在沈教授把我和摄政官他们送出来之前,沈教授让我,让我……”

 

赵云澜眯了眯眼,后知后觉的感到有点大事不妙,他有直觉,接下来的话他不太会想听到的。

 

“让我把冰锥彻底贯穿他的身体”

 

赵云澜瞳孔放大了一瞬,表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旺盛的求生欲让林静紧接着解释了一长串:“我也不想啊!我就说不行沈教授,我不能这么干,然后沈教授就说必须这么做,只有这样才能破坏夜尊的计划……后来时机到了,我下不去手,他还吼我……我实在是没办法,才……才给拍下去的……”

 

字里行间透露着浓浓的被逼良为娼的委屈,就差拿个小手绢抽抽搭搭的跟看老鸨似的瞥他家领导那么一眼了。

 

赵云澜没搭理这戏精,深吸一口气,翻了个白眼,摸了两把自己没功夫打理有些杂乱的玫瑰花刺,插着腰原地走了几步。

 

伸手指着林静点了两下,好像想说什么,被林静委委屈屈的一抬眼给堵了回去,只好转身指着躺着的那人,那人惨白着一张脸安安静静的躺着,对自己的境况毫无所知。

 

被燥得想发狠踹椅子,又怕吵到躺着的。于是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邪火没处发的赵处长在原地焦躁的转了几圈,像只尿急找不到电线杆的狗子,然后捂着脸把五官揉搓来扭曲的不成人样。

 

算了老赵,算了算了。众人怕他又发神经。

 

结果因为到底是重塑过的身体,能量体不稳,急火攻心,这口气还闷着发不出来,双眼一翻,他们家赵处生生给憋晕了过去。

 

完了,我把领导给气晕了,我可能这辈子都没工资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特调处的一众自然是只能同事爱三连。

 

 

 

***

 

 

 

赵云澜醒了以后,确认过沈巍确实没事了,嚷嚷着要出院,直言这消毒水味没病都能给人闻出病来,非要把人带回家休养。回去的半途上还拐去了已经退休养老的冯去病那儿,让地星人医生给看看地星人的身体问题,更对口不是。

 

结论和医院差不多,身体没大碍,好生将养两天会醒的。只是这胸口的红痕,冯去病也摸不太着头脑,只说可能是冰锥捅得太深,伤的太重,圣器也不能完全修复,不过心脏功能没问题,应该只是一个胎记样的存在,平常也看不到,不影响正常生活,让他放宽心。

 

赵云澜心说影不影响他生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后想干点啥,一看见这痕迹我可能都得心疼软了,一来二去的不是PTSD就是阳/痿,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二选一,还有可能两个一起来,这tm影响的是我的生活好吗?

 

冯去病身体年龄大了,心理年龄似乎也跟着上去了,看着他们黑袍使大人这惨兮兮的小模样,不禁感叹了一番,无非就是夸人高风亮节不惧牺牲什么的,结果牙还没掉嘴也漏风,三两句话就把当初沈巍为了给他治眼睛在大雨里下跪的事儿给供了出来。

 

“……”赵云澜头一次觉得自己一天之内会被气晕两次。

 

还是因为同一个人。

 

 

 

***

 

 

 

赵云澜现在只想把沈巍这小犊子和冯去病这老混蛋都拎起来揍一顿,然而一个悄无声息的躺着舍不得下手,一个老态龙钟的也下不去手,只能一掌拍在墙上,墙没事儿,手还肿了。

 

被这庸医拿绷带缠成个大猪蹄子,费劲的把沈巍背在背上掂了掂,拿大猪蹄子冲冯去病挥手,心说等老子收拾完背上这个再来取你狗命。

 

 

 

 

-tbc-

 

 

 

***

 

 

 

下一章的车应该会和前面的整合到一起发。

 

 

各种play应该不会太少,我简单想了几个,或者你们有想看的play可以告诉我。

 

 

车的画风参照我之前的两篇澜巍车:【信徒】(黑袍play)【假如23集割腕处有车】

 

 

不过以上两篇都算温馨向的,这车劫后余生了都,估计会更荷尔蒙一点点。

 

 

如果没做到当我没说。


评论(21)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