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图岁佛

【澜巍】假如23集割腕处有车

澜巍澜巍澜巍,惯例逆cp三连

 


接23集割腕那一段。

 


私设小澜孩看了监控知道巍巍被圣器反噬时的秒变脸,剧实在是削的老赵有点惨,原著的老赵真的是再怎么被各路人马蒙骗但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所以私心想看和原著一样其实心里非常有b数的镇魂令主。

 


但是我一强化小澜孩就容易弱化巍巍,所以慎入,我是真的把握不来强强,zqsg的哭了嘤嘤嘤。

 


ooc我的,他们属于原著。

 

 

 

 

***

 

 

 

“站住”赵云澜声音出奇的轻,两个字囫囵的含在嘴里,没什么力道但轻而易举的把想逃离的人钉在了原地。

 

“这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儿,对面,还是地下?”赵云澜抱着手臂盯着人后脑勺的发旋,先前情绪的起伏导致耗氧量过大,有些发晕。

 

“地星不分白天黑……”沈巍背着光,眼神落在黑暗的角落里,只觉头顶被日光灯烤的炽热。

 

“沈巍”,两个字仿佛是叹出来的,赵云澜眯着眼去看天花板上敬职敬责的发光发热的灯泡。

 

“你是不是觉得,要是我今天晚上没发现你就没事了。”

 

一片沉寂,他都不用看那人倔强的背影就知道这小混蛋还真是这么想的。

 

赵云澜心累得一屁股坐在了茶几上,手撑着脸,胡子刺挠的掌心又疼又痒,就像他现在那颗脆弱的小心脏一样。

 

“今天下午,你回学校以后,林静说想调下监控,看下你用长生晷给我治眼睛的时候的能量波动,看能不能找到圣器的使用原理好对付功德笔主。”

 

“特调处的监控器是林静改良过的,能记录下各种能量的运动轨迹。圣器不愧是圣器,那能量都金灿灿的,你给我治眼睛的时候,那光就爬满了你的全身,盖住了原本的黑雾,林静还说跟天使下凡似的。”赵云澜垂着眼,似乎在数自己的腿毛玩儿。

 

“其实那时候就疼的受不住了吧,我看你手抖的差点没把长生晷扔出去。”赵云澜声音很平静,仿佛刚才那个冲着他怒吼的是别人似的,沈巍明明背对着却紧张得喉结翻涌。

 

“呵,你倒好,在我傻逼兮兮的望向你的时候,您老人家倒是笑得比我还开心。”赵云澜嗤笑一声,嘴里空空的,没糖也没烟,有些难受。

 

“黑袍大人别是学过变脸吧我说”赵云澜站起身,向着已经快跟个雕像一样冻结在原地的人走去。


点我上车



***


 

 

其实原本是想写暴力惩罚车的,结果还是没下去手,我果然舍不得虐巍巍,呜呜呜亲妈无疑了【别信】

 

 

如果你觉得这辆车看着和我的上一辆澜巍车有种蜜汁眼熟感,不用怀疑,我就是黔驴技穷了,会的词汇不多,各位多担待。(也就是最近不会再开车了的意思x)

 

 

毕竟老赵不肾虚,我要肾虚了。【喂




评论(73)

热度(2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