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图岁佛

止水撩鼬,佐助或成最大赢家【气的宝宝写轮眼都开了】

没看过鼬真传,根据截图开的小脑洞,与TV组设定可能不符,小学生文笔避雷注意_(:з)∠)_



    
     宇智波佐助有两个秘密,一个是他和七代目说不清道不明其实全木叶都比他还清楚的那点事儿,第二个就是据他所知,他其实应该是宇智波家族最早开单勾玉的孩子,但是他不说,所以这个倒确实算一个秘密,连他尼桑都跟那群愚蠢的人类一样以为他是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看见自家熊尼桑把户口本撕得只剩一页,又由于当时村里还没有户籍处,他一想到要自己拿到村外去注销,就怒火中烧悲从中来惨绝人寰的开了单勾玉。但是实际上并不关他尼桑的事【flag】,他尼桑是熊了一点,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一直爱他,咳咳,扯远了,这个锅其实是一个叫宇智波止水的混蛋的,现在想起来佐助仍然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跟这个比起来撕户口本之夜也不算什么了。
     话说那天他在家里等尼桑回来,尼桑之前答应陪他玩儿的,哪知道他尼桑刚回来,日常惯例的亲亲抱抱举高高都才进行到一半,一个短卷炸窜进来二话不说带走他尼桑还厚颜无耻的对他说【佐助,把你哥哥借我一下】,wtf??!要不是当初佐助还小没开写轮眼,他可能就开着高达一个大嘴巴子呼上去了,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佐助大概就是有一种被ntr的感觉,但是跟德国骨科没关系,他发誓【。】于是他不带任何写轮眼的瞪了那个短卷炸一眼。【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用万花筒瞪】
     哥哥们走了不一会儿,佐二少坐在玄关处越想越气,干脆迈着他的小短腿追了上去。谁知一失足成千古恨。止鼬两人本来就是出去散散步谈谈情【。】的,脚程并不快,在宇智波的领地里,也没随时保持着出任务时的高度警觉,所以让佐二少用他那双5.0的眼睛,看到了某个画着风骚眼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宇智波的短卷炸伸手撩他尼桑的小辫儿,当时他那颗脆弱的兄控心仿佛被千鸟+天照+高达+豪火灭却+因陀罗之矢同时围殴了一样,脑子一热,就。。。。。。跪在了地上。其实他也想向热血少年漫里那样崩溃暴走冲上去把他脆弱的兄控心遭受到的一切都扔回给某个因撩辫让他哥呛了又熟练的顺势拍背的混蛋身上,然而这确实只是字面意思的脑子一热而已,他捂着眼睛心想【妈的眼睛都给老子气痛了】,并且再次狠狠的瞪了那个撩他哥撩的极其顺手的变态一眼,再次心痛的无法呼吸,心里就像看见自家纯洁高贵的高岭蔷薇被一头猪给拱了一样日狗,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现在跪在比他还高一头的杂草丛里,竟然依然不科学的能看见远处理论上来讲应该被遮完的他止水哥,【或许要改口叫姐夫了也说不定】就这样佐二少成功的在上忍者学校之前开启了写轮眼。【这么草率的结局什么情况啊喂!】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