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图岁佛

【澜巍】(原著哨向)他们的精神体们

原著向哨向au,其实是段子合集,就想写写毛绒绒的精神体们,所以弱化了哨向本身。(就是几乎不会提及哨向身份的意思)以及抱歉不会取名


甜宠日常,没有逻辑,没有正文,单纯摸鱼,看着玩儿吧


剧+原著的混乱双设,私设如山,ooc我的,他们属于原著


***

1.赵云澜的精神体是只通体雪白的白狼,以赵云澜的取名能力,不叫小白就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叫小雪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好吗”白狼舔了舔鼻子,翻了个白眼。




2.小雪本质上是只狼,虽然跟着赵云澜被养成了只哈士奇,日常跟特调处的众人撒娇卖萌打滚求投喂,也就是一般成年的精神体体型不会有变化,不然早就胖成只阿拉斯猪了。

然而对外的时候,小雪还是很给面子的,白锃锃的牙一龇,闹事儿的地星人没几个敢乱动的,某种意义上比偶尔还能和地星人拉起家常的你赵处,还要撑得起场子些。




3.赵云澜随心所欲惯了,他精神体也学了个十成十,一般不太听赵云澜的,打个比方,如果赵云澜让它往西,它既不往西也不往东,让你连反话都没机会说,直奔着东南就去了,下次再来,它可能会朝着北15度撒丫子狂奔。

我能怎样,还不是像个父亲一样把它原谅——赵·无奈的老父亲·处




4.对陌生人,小雪基本不会掉链子(虽然是赵云澜作为主人,毫无尊严的签订了些不平等条约求来的),但那天在龙城大学头回遇见沈巍的时候,不知道又发什么疯,一个劲在沈巍脚边蹭来蹭去,弄得人沈教授的西装裤上一腿的白毛。赵云澜在脑子里是骂也骂了求也求了,小雪跟装了信号屏蔽器一样无动于衷。在沈巍蹲下来摸它的时候,直接一脑袋扎人怀里。

沈巍当时心神不宁,也没管这狼长长的嘴正抵着他裤裆,抱着脑袋撸了两把,眼睛却一直看着赵云澜。赵云澜误以为他是被自家这热情的精神体吓到了,连忙掐着后颈肉把小雪拽回来,陪笑着给人道歉。

当着面是骂了白狼两句,结果回去以后,赵云澜抱着小雪惆怅的撸了两把狗头,“诶,你闻出来沈教授他是什么味儿的啊”

不告诉你,略略略。




5.后来赵云澜像只开屏的孔雀一样没事儿就去沈巍面前晃两圈,一来二去小雪和沈巍的关系越来越好。沈巍一个不吃零食的人,赵云澜每次去找他,他都能摸出点小零食喂给小雪,白狼垂着的尾巴都快摇疯了。

啧啧,这个人不简单啊,这么明显的收买我儿子,阴谋,绝对有阴谋,赵云澜看着赖在沈巍怀里的精神体表情很严肃。

怎么就没见他给我带点棒棒糖呢。




6.一人一狼坚实的革/命情谊,在赵云澜被烛九掳走的时候发挥了它的战术作用。

因为是将计就计,小雪也没想着上去拼命,只是看着急得团团转的黑袍使,它不能说人话,又不能给人剧透计划,正想像往常一样上去卖个萌安慰一下,就看见沈巍恢复了一身西装,然后一口血喷了出来。

不管是沈教授还是黑袍使,它都没见人这么狼狈过,吓得连忙上前蹭蹭沈巍脸颊,把嘴角的血迹舔干净。沈巍半抱着它,大半的重量都靠在它身上,把爪子上踩到的血用黑能量给抹了,脸埋在小雪脖子处,低声道:“别告诉赵云澜”,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下次给你带牛肉”。

虽然后来被赵云澜用豪华犬舍策反成功,背叛了他亲爱的革/命战友,蹲在新家里一脸悲愤的看着战友被阶/级敌人拖进卧室,然后化悲愤为食欲的多吃了两斤嫩牛肉。




7.后来沈巍正式加入特调处以后,众人把他围在中间问他精神体是什么(之前赵云澜在追人,一直不敢太冒昧),今天赵云澜不在,沈巍连个求救对象都没有,有点无奈的扶了扶眼镜,一只白色的雪貂就出现在了桌上,不过比起小雪的纯净,雪貂身上有些浅黄和灰白的杂毛,单看着倒没什么,只是和小雪站一起时,到底差了点味道。




8.雪貂胆子小,刚开始除了沈巍只有赵云澜能抱它,赵云澜看着和自家精神体同样白白的小东西高兴的不得了,直接无视了那点花色杂毛,心里直嚷,这他娘的简直是天生一对啊(虽然哪怕是黑色的他也能这么说)揣着暖融融的貂儿问沈巍它叫什么,沈巍说没给它取名字,赵云澜顿时找到了用武之地:“那哪儿行,叫着也不方便啊,既然和小雪一样白,就叫……”

“小霜怎么样?”

居然不叫小白,真是难为了赵云澜的取名水平,小雪蹲在一旁心里小声逼逼。

然后第二天大庆拿赵云澜手机玩儿的时候它凑过去看到了一条搜索记录——雪的近义词有哪些?

艹,高估了。




9.赵云澜不知道去哪儿看来的萌宠视频,说雪貂是个嘤嘤怪,不过沈巍的雪貂从来没嘤嘤嘤过,就连叫唤也没听过。赵云澜就各种逗它,雪貂对他脾气和沈教授一样好(特指沈教授是因为小霜从来没展现过它像黑袍使的任何一点),被欺负的眼泪汪汪都不吭一声,就算委屈的都快化了,赵云澜摸摸头又乖乖的钻人怀里任撸了。

他要是有你这么乖就好了。

赵云澜撸着貂回忆着掉马前的大白兔沈巍,生无可恋的听着他家黑老哥的【不许替他求情】【不许去地星】【不准碰圣器】三连。




10.小霜不愧是雪貂,虽然颜色不纯有些遗憾,不过毛皮手感却相当好,油光水滑的,赵云澜越摸越喜欢的不行,把怀里被撸得软绵绵的貂揪着尾巴倒拎起来,痴汉样的凑上去:“你可真漂亮啊”
路过的小雪最近跟着大庆在网上看了别人养竹鼠的视频,听到赵云澜拎着小霜夸它漂亮,吓得一个箭步冲上去叼嘴里,一溜烟就跑没了。

赵云澜:?

我儿媳妇我还夸不得了咋地,哎,到底儿子大了。赵云澜摇摇头拆了根棒棒糖去接沈巍下班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续的fin-


写完了发现几乎都是精神体的场合,给想看人谈恋爱的朋友们道歉ㄟ(._.ㄟ∠)_

其实有、梗在里面,欢迎大家做阅读理解(´◔◡◔`)

比如小霜为什么颜色不纯什么的。

评论(16)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