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图岁佛

【蛟龙全员向】是蛟龙不是猪儿虫

日(智)常(障)小甜饼
惯例全员吐便当
涉及吃糖组,正副队,狙击组,后勤组
ooc我的,锅我的,人物崩坏我的
他们属于原著
用了一些真人梗
王彦霖真是心肝宝贝开心果,铁门槛那一段头都给我笑飞_(:зゝ∠)_
题文无关【大概】

***

最后去委内瑞拉狙击手训练营的是李懂。
因为罗星和顾顺在高空速降训练的时候抓着对方的手大喊对方的名字还骂脏话,被认为不仅给里给气还败坏了蛟龙整体形象取消了去委内瑞拉的资格。
“顾顺!!!我操你大爷——啊啊啊啊啊啊!!!”
“罗星!!!!!我不会放过……啊啊啊啊啊啊啊!!!!”

观察员看了想冷漠。

***

“队长,别这样,你好歹吃点儿……”庄羽看着坐在床上毫无反应的杨锐无力的开口劝到。
……
“队长还是没吃吗?”门外陆琛拽着垂头丧气着出来的庄羽小声的问。
“是啊,说什么都不吃,整个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就像没魂儿了一样。”
“哎,队长有胃病,不能这么折腾的啊,身体垮了可怎么办……”
“这也没办法,徐宏他……只能让队长节哀吧。”
“嘘,千万别在队长面前提副队长,现在这个名字对队长来说是禁忌”
……
顾顺嚼着口香糖路过看着如丧考妣的俩人在队长宿舍门口小声逼逼,凑过去招呼
“诶,队长还自闭呢”
“哎,我刚刚才进去劝过,软硬不吃”庄羽摊着手耸了耸肩。
“至于吗,不就是副队把队长好不容易种的快开花了的那颗植物摘了煮汤了嘛”顾顺吧唧吧唧的嚼着口香糖翻了个白眼。
“不止呢,他还好死不死的把那碗汤端给队长做宵夜来着,第二天队长看见他菜园里缺的那块脸都绿了,要不是佟莉拉着,队长都要把徐宏埋回那个位置去了”医疗兵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瓜子嗑得起劲。

#有的人活着,但他(在队长心里)已经死了#

***

最近佟莉和李懂走的很近。
这让狙击手和机枪手互相瞪了对方好一阵。
后来两人点着从副队那儿借来的眼药水一合计,他俩得统一战线才行,得想办法搞清楚那俩人怎么就凑到一块儿去了。
一天下午训练结束,佟莉李懂转眼就没了影儿。
狙击手和机枪手扶正自己的绿色头盔开始了行动。
俩人发挥了自己1+1大于1的侦查技巧终于在某训练室找到了人。
“诶,懂啊,我咋觉得有点疼呢”
“莉姐你姿势不对,腰得挺直”
“哎你别说,这样确实好多了诶”
“咱换个姿势吧,莉姐你腰上有伤不能一直绷着”
“行,换下一个”
……
门外偷听的两人脸上的颜色比头盔还鲜艳。
于是咵嚓一声,训练室的门应声而坏。
屋内正在瑜伽垫上做着新月式的俩人把头艰难的拧过来用一个诡异的体式疑惑的看着破门而入的俩绿巨人。
……
“毛毛,那俩啥情况”陆琛伸手冲庄羽手里抓了把瓜子边嗑边问。
“别叫我毛毛,那俩人把训练室的门踹坏了被队长罚呢”庄羽拍了人手背歪着嘴吐瓜子壳。
“他俩踹训练室门干啥呀,沙包又不是摆设”
“还不是因为李懂和佟莉,佟莉说石头想趁下次休假叫她去拍婚纱照,佟莉觉得自己身材线条太硬朗了怕穿裙子不好看,拉着李懂在训练室陪她练瑜伽呢”
“哦我懂了,这俩人吃飞醋才踹门的吧,恋爱还真能使人失去他的脑子……诶,不过这事儿佟莉和懂儿都没说过,你咋知道的”
“你以为我想知道啊,那天我走错训练室了,看见他俩把脚顶脑袋上探讨《为什么顾顺爱吃蓝莓味的口香糖但是却不爱吃蓝莓本莓和为什么石头爱吃草莓味的硬糖却不爱吃草莓本莓》的哲学问题”
“……你刚才说那一段嘴部都有残影你知道吗?”
“坐下坐下,正常操作”庄羽顺便把陆琛手里抢去的瓜子也一起嗑完了,拍拍手站起来关爱操场上跑的累死累活的战友去了。

***

在顾顺还没来的时候,队里搞文艺联欢晚会,最后有个活动,要求各队出三个人,分别做个动作,如果谁的动作在座的各位没人能复制就是第一名,目的在于挖掘各位战友的隐藏技能。奖励是一块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空地归属权,可以用来约个会啊谈个心啊什么的。
本来佟莉也算过五关斩六将,就连罗星的“铁门槛”也能完美复制,没想到最后还是败在了这位不按套路出牌的主狙的“舔鼻头”上。
二队倒是有人也能舔到鼻头,又练过柔术,力量柔软度都很不错,所有人都以为他多半就是第一名了的时候。
杨锐冷笑一声,冲刚才开始就只是跟在佟莉后面展示几个简单的柔软动作的李懂眨了眨眼。
(也得亏观察员视力好,不然差点没发现。)
最后李懂以32圈挥鞭转*成功拿下了空地归属权。
然后被队长拿去做了菜园子。

*32圈挥鞭转:芭蕾的一个技巧,没错就和听上去的一样变态,详情可见b站

***

庄羽有个外号是天线宝宝。
乍一听还挺可爱的。
陆琛在偷了庄羽一杯宝宝奶昔后被追着揍了八百里地的时候心想
我们毛毛就算是天线宝宝也是鬼畜天线宝宝*:)
你再叫我毛毛我就把你从蛟龙锤成猪儿虫——庄·暴躁·鬼畜天线宝宝·羽

*鬼畜天线宝宝:一个独立恐怖游戏,里面的天线宝宝血腥暴力,依然详情可见b站。


-fin-



最后强行点一波题,皮这一下敲开心|・ω・`)

评论(51)

热度(1039)